喜欢的话留条评论吧,谢谢
微博:@采苦采苦_

腿图,画的别人家的oc,故事背景是1970s芝加哥。两个都是美籍华人,是发小。画面左边是富二代,父母离异,爸爸不怎么管,自己跑来酒吧打工。右边是本地黑bāng的打手,不久前混黑bāng的爸爸被大佬杀了,现在为了复仇加入了黑bāng。

惊觉这好像是我画过最复杂的构图了 噫呜呜噫

最近的一波乱七八糟原创

提问箱

原来的账号被冻结了,心血来潮再发一次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klawmet

欢迎大家来提问唠嗑

出生于2000年5月16日
我在一片心灵的荒原里茫然无知地长大了

2018年3月11日
我的高中毕业画展:“Alone Together”

正在搞的中国哈利波特企划的两个人设
我真的攒不住图,哭哭

昨晚被梦校拒了,从11月到现在的漫长等待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完全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还是心里很难受

昨天放学前学校里一位对我很好的老师(她女儿在我的梦校上学)还特别高兴地让我半夜查到结果立刻给她发邮件,对我报了好大好大的期望,满心觉得我肯定能考进

查到结果那一刻其实没什么感觉:哦,果然。写邮件发给老师,强调一下乐观的方面,说我觉得能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她觉得很幸运,对不起让她失望了。她半夜12点多给我写了回复,说我一点都没让她失望,她只对没能发现我的梦校招生办感到失望。邮件里很多省略号,完全可以想象出她难过又想安慰我的语气,我收到邮件终于忍不住蹲在厕所里难受得嚎了起来,今天早上起来就感冒了

今天在学校走廊...

被朋友威逼利诱乱涂的权一真(朋友管他叫小小洛冰河,笑pee

大年初二时妈妈带我去医院探望了表弟的奶奶。奶奶上上个星期突然晕倒,送到医院一连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和一次肺部手术,至今昏迷不醒。

小医院的暗红色的外墙上挂着春节的装饰物,惨白的荧光灯照亮了内部泛黄的瓷砖和斑驳的墙面,空气散发着消毒水和说不清是什么的莫名味道。到了狭小的病房,我们没有进去。有医生匆匆走过,焦心的病人家属拉住白袍子衣角:“大夫,我们这病人能吃东西了吗?”医生摆摆手,大步流星继续向前走“待会说。”有护工时不时踢开门口的小马扎,端着一盆什么东西走进去。

走廊里有男人拉着个子矮小的保安语无伦次地念叨家里弟媳惹出的纠纷:“整个儿一潘金莲!操他妈的,卖了房子,玩儿我弟弟还不够,我就跟你玩儿……”见保...

武生之死

2018年2月
马克笔,水粉,透明丙烯加闪粉
42x59cm



编辑于2018年3月1日:之前微博那边(@采苦采苦_ )+这边有挺多人猜这张画的意思,我就说一下:我觉得你们说的某种层面上都是对的😊

我画画更多时候是想表达一些抽象的情绪,而不是某种特定的意思。因为境界不够,我会在画里放入很多信息来表达一个抽象的情绪,所以看起来具体含义不是很清晰。这样一来我的画是个镜子,照出来的是各位按自己的思想来补全的理解,自然没有对错一说。

所以各位怎么理解都可以。但我也很喜欢看别人对于我的作品的理解,有人试图从我的画里挖掘出深意我也是很荣幸的。所以,朋友们,请评论,请多多评论...

1 / 4

© 采苦采苦 | Powered by LOFTER